• 不要去玩那种杀猪盘棋牌了 给大家推荐一个真人棋牌室 您可以邀请好友一起爬三,推锅,斗地主,麻将。
  • 平台郑重承诺:不参与不控制,不存在机器人杀猪盘,只抽取少量房费,安全可靠!
  • 喜欢玩的可以加微信 zx9865top 另招各级代理!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强暴虐待  »  恶狼邻居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恶狼邻居
『啾啾~~啾啾』我来到邻居的家门前,按下电铃。刚才洗澡的时候,一不小心将要用来替换的胸罩弄掉在地上。虽然第一时间把它拾起来,可是因为刚洗完澡,所以浴室内满地水渍,罩杯还是给弄湿了,无法穿戴

我想起窗外晒衣服架上还有一个胸罩,是前两天开始晒的,现在应该已经乾了吧。好死不死,今天整天刮大风,可能没夹紧,竟然给吹到隔壁邻居院子了。

…最初我是无意中透过窗户看到邻居屋里的男人,他看来只有二十来岁,样子也不错,所以后来每当我闲着无聊时候,我都会刻意关着灯,保持阴暗,在窗帘后偷看那屋子里的情况。

看了几天之后,我便发现他不是好人。

从窗口,可以看到他大厅电视画面和电视对面沙发,有一次,我看到电视画面上出现的,竟然是A片色情画面︰赤裸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。

令人噁心的是,他光着下身,坐在沙发上,一边看光碟,一边把那话儿套弄搓玩。虽然这是儿童不宜的情景,不过我正值对性感到好奇的青春期,所以深深地被吸引着。

但我很快便感到失望了,因为距离关係,我看不清电视画面的内容,虽然是看见一个人趴在另一个人身上不停的把身体摆动着,但我分不清哪个是男人、哪个是女人。看了一会便感到索然无味,将注意力转移到男人的自渎行为上。

我的胸部34B,有好几个月的自慰经验,忘记了第一次是什幺时候和如何做的,只记得最初只是把半截尾指放进私处,轻轻地做着进进出出动作,直到达高潮为止。

后来稍认识了男性的生理结构后,便开始有此疑问︰男人没有小穴,反而有枝像棒棒糖般性器官,用屁股也想像得到,一凹一凸,男人在跟女人做爱时,必然是把那东西放进女人的那地方去,可是,他们是如何自慰的呢?

那一次终于看到了︰原来是把那话儿握在手掌里,然后不停的前后套弄,看来跟我们进进出出的自慰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我先是看得出神,过了好一会才留意到他那话儿的尺寸︰男人虽然身材高大健硕,手掌看来也很大,可是仍没法把那话儿完成握住︰那话儿前头大约还有一两寸跑了出来。

他弄了一会后,那话儿不断喷射出白色的液体,液体强劲地射出,有些还射到他前面的电视画面上,但更大部份则落在地上。

我觉得好髒,不敢再看下去。但午夜梦迴,我都不自觉想起这个男人、想起他的那话儿,而自慰时候,会幻想他的东西插进我的体内……

我爸妈平日均忙于工作,经常只有我或姐姐在家,之后我单独在家时,更爱上了偷窥的坏习惯︰每星期总有好几晚,他都会大模斯样地在大厅的沙发上自渎,每次我看完之后,在睡前都忍不住要自慰一下,否则便无法入睡。

虽然偷看过无数次,可是除了他的样貌、身材和自渎动作外,我对他实在是全无认识,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、不知道他做什幺工作……不想跟他面对面的接触,所以也犹疑了好一会,是否要过去把胸罩取回来。

最后我还是决定去走一趟,因为像我这样的少女,如果不戴奶罩来固定乳房位置,搞不好过了一晚之后,乳房便会变形,到时恐怕无药可救了。

也因为我是个正在发育的少女,包括脑袋还没成熟,没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是多幺危险的事情,尤其是我只是一个弱女孩,而对方却是一个变态的大男人……

我按了几下门铃,都没有反应,我正要转身离去,大门却打开了。『咦,你……有什幺事吗?』

『打扰你真不好意思,我住在你隔邻,我……我有件衣物刚才给吹到你那边的院子地上……不知是否可以让我取回?……』

『喔,那你先进来再说吧……』他客气的打开大闸让我进去。我脱下拖鞋入屋后,他问我︰『我才刚把衣服收回来,没仔细看过,便把它们塞进房间抽屉里,你等我一下,让我去拿。』

『那真麻烦你了。』口里这样说,我心里却想︰这幺贴身的衣物给男人摸过,真不知要不要再戴在身上。他入房后,我站在大厅里等候。屋里地板的是瓷砖,我赤脚踏在上面,觉得又冰又冷,到处髒乱不堪,让我浑身不自在。

不单是冰冷感觉,我还觉得右脚底下,还好像湿湿滑滑的。我悄悄的把右脚移开,然后低头一看,只见刚才我踩着的地方,竟然有一滩薄薄的水迹。

但不是水迹那幺简单,刚才把脚底贴着地板移动时,我已经感到那液体粘粘的,现在还隐约嗅到阵阵腥味,有点像男人射出来的东西的气味……

一阵奇异的感觉涌上胸口,差点想转身跑回家去把脚洗乾净。

但想到这样反而会造成尴尬,我最后还是忍受下来,反正都踩个正着了,早点洗跟迟一点去洗,分别都不大。过了一会,他拿着我的胸罩走出来。

他来到我的面前,我正想跟他说声谢谢的时候,却见他盯着我的胸部。从他淫邪目光,我知道一定不会有好事,我低头一看,果然,我穿着的白色T恤,在乳房尖端部位有两点凸了出来。

T恤下没有任何衣物,宽鬆T恤,随着我的走动动作而摆动,乳头给T恤轻扫着,难怪刚才我一直感到浑身不自在,但我竟然麻痺大意,奶头给刺激得勃了起来也不知道,还要给好色之徒用眼睛非礼。

『你……』我气得满面发热,并用手遮掩着胸前。『嘻嘻……小妹妹请你不要误会,虽然你说胸罩是你的,可是我怎知道你有没有骗我?所以最少我也得看看尺寸是否跟这个胸罩配合,不过看了好一会我都没能确定…不如你拉起你的上衣,这样我会看得清楚点……』 什幺?T恤下面没有穿任何衣物,把T恤揭起,不就让他看到乳房了吗?就算我再傻不会为了取回一个胸罩这样做吧,这个男人真是神经有问题耶。

我鼻子里哼了一声,跟他说︰『不给便算了。』便想转身开门离去,他却死缠不休︰『你不让我看,那你一定是冒领人家的东西,所以作贼心虚吧。』

他说我冒领人家的胸罩!??虽然是在人家屋里,我还是忍不住把他大骂︰『死色狼!你再不还我,我便要呼喊了!』

怎知他毫无惧色,反而嘻皮笑脸的说道︰『是你这个女色狼缠着我才真吧?,经常躲在窗边偷看我打枪,现在还找个籍口上门来……』

?!!什幺……他的意思……是说他早知道我在偷看他幺……

『嘿嘿,你看了我的老二那幺多次,现在换我看看你的奶子也不算过份吧。』他一边说,一边向我步步进迫。

我给迫到墙角,终于退无可退。我大声地唬烂他︰『你再过来,我真的要大声呼喊了!』

他看到我认真的态度,有点犹疑,然后笑着说︰『小妹妹,这里可是我家里耶~不要那幺神经质嘛,不过跟你开开玩笑罢了,谁要对你这种女孩有兴趣?……』


他一边说,一边把胸罩递给我,这时才鬆了一口气。幸好把他吓倒了,要是他真的再过来,我实在没把握会有勇气去大声呼喊,要是把事情闹大,让左邻右里知道我偷看男人自渎,那我以后还有面目去见人幺?而我父母甚至可能会把我打死呢。

不知是我过份紧张还是什幺的,虽然他态度软下来,但我总觉得他嘴角泛着一丝妖异的笑意,让我打从心底里发毛,所以我仍保持着警惕,生怕他暗里隐藏着什幺诡计、主意。

手里的奶罩湿了一滩,而且又粘又滑,我先是怔了一怔,再过了一下子便想到那是男人的精液。我感到既尴尬又气愤,面上也觉得发热。

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反应,嘴角笑意更浓,我有种被愚弄的感觉。

果然包藏着祸心,难怪忽然那幺顺摊,肯把胸罩还给我。

『嘻嘻……真的不好意思,刚才我用了你的胸罩来打枪……一不留神便把东西射到上面去……』

我差点便昏了过去,这个男人比想像中还要变态,肯定他是恋物狂。奶罩给他摸过,我早就想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去,所以弄汙了都算了,可是现在连手也沾上了变态男人精液真的倒楣透了。

我气得把胸罩丢向他,然后转身便想离去。我是很想把他大骂一顿,可是像他这种不知廉耻的人,怎幺骂也没用,不如早几秒走人,这个骯髒的地方,我多一秒也不愿逗留,更不想多对这个人一秒钟。

怎知我才刚一转身,他就从后偷袭。我冷不防他有此一着,被他轻易从后抱住。我反应也不慢,感觉到自己身陷险地,立即就想叫喊,但他动作更快,在我未叫出来前便已经把我的T恤下摆翻起,用T恤把我的头盖着。

『救命啊~』声音传不出去,我只听到自己低沈的叫声。虽然上身一阵凉意,但我已经没空暇去保护裸露的乳房,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摆脱色狼缠扰,除了继续叫喊之余,双手也作出反抗。

我一手伸到后面,想把他推开,另一只手想把T恤拉下来,但没有成功。我双手迅速被制服,两只手腕给牢牢抓住,动弹不得,最后还给强行反拗到身后捆缚起来。

然后我被栏腰抱起,我什幺也看不到,但很快便知道他要把我带进睡房里,因为我被他从后压倒在软绵绵的床上。

我的裙子被揭起,我无从闪避,因为我给压得连转身也不能。他的手指伸进我的内裤裤头,一下子便把内裤扯拉到大腿。

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,他的手粗鲁地搓捏我的屁股,然后还把手摸到前面,玩弄我的私处。『嘿…长毛咧~小穴挺漂亮的嘛……』

『不要……』他的手指把我的私处揉得发热发痒,让我感到有点难受,但更难受的是,他竟然强行把手指塞进我体内,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。他笑着说道:『……湿啰……』

虽然我自慰时候也会把手指放进去,可是我的手指哪有他的那幺粗壮,更不会像他那样粗鲁,所以我即使习惯了自慰,也受不了他的蹂躏。

但更难受的遭遇还在后头。他的手指做了好一会进出动作后才拔出来,然后我给翻转身来,双脚也给抬高,跟着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,我感到一条硬物强插进我的私处。

跟着他再一次进行粗暴的进出动作,但这一次蹂躏着我的,是比手指更加粗大的男性器官。

虽然我在三、四天之前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,但再一次被男人强暴,我还是感到无比的痛楚。

他抽送了十来下,『不要……不要啊~啊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不要~啊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』我咬紧牙关,强忍痛楚,终于忍到他发洩的一刻。

我感到他在我体内喷射出火热的液体,然后他的那话儿也从阴道里褪出去,液体也源源从我的私处流出。跟着,盖住我面部的T恤给拉下来,我看到他淫邪的面容和充满血丝的双眼。『奶头粉嫩真可爱~干!洞真紧……』

『原来你早已经不是处女……想不到你已经乱搞男女关係……』

不!我没有……我在心里呼冤的同时,也给他唤起了惨痛的回忆,那是发生在几天前的事情。那天下午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当时我刚放学回家,换过衣服后,我便开始温习功课。

忽然电铃响,我开门一看,只见门外站着两个手臂有刺青,面貌兇恶的男人。

他们说是附近的住户,电视在播放途中突然出现雪花,所以想上来把天线调校。

事后回想起来,发觉我当时真蠢,虽然楼下的天线经过我窗外伸延到天台,但真要调校的话,应该是上天台而不是来到我家。可惜我当时丝毫没起疑心,把门打开,结果是引狼入室。

他们入屋后便把我制服,我惊觉不妙,但要反抗已经太迟。两个大男人轻易地把我这个小女孩制服,又用预先準备好的绳索把我缚起。然后我被推进睡房的床上,他们还要把我的衣服脱去。

为保贞操,我拚死抵抗,不过这当然都是没有作用的,我只能够採取不合作态度,把身体乱动。

混乱中,我让他们给打晕了。当我再醒来时,正张开大腿躺在自家睡房的床上。除了全身赤裸外,我还感到下体刺痛,伸手去摸,感到有粘粘滑滑的液体正从私处倒流出来。

我把沾了秽液的手指拿到面前一看,那是我第一接触男性的精液。粘粘滑滑的白色液体散发着难闻的异味,而当我再细看时,我便忍不住痛哭起来,因为那滩液体里夹杂着点点血丝,我知道我清白之躯已经被玷汙了。

我不知所措,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只想把骯髒的东西洗去。我跑进浴室,反覆地把身体清洗乾净,我知道姊姊和妈妈不会这幺早回来,所以花了整整一小时来洗澡,然后才把床清理好,不让半点痕迹留下来。

我当做了一场噩梦,心情虽然渐渐平复下来,但私处却一直隐隐作痛,就算自慰也不行,现在再被粗暴侵犯,旧患再次受到重创,使我痛不欲生。

*****

眼前这一位色狼恶邻虽已饱尝兽慾,但未肯放过我,改向我的乳房侵犯放肆抓玩着……

『不要……求你放过我……』

『嘿嘿……刚才借用胸罩打枪时没想到你会自动送上门,否则便会省点弹药……不过时间还多着呢,再跟你打多几砲都没问题……』

『你放过我吧……晚一点我家人回来看不到我……他们一定会报警的……你现在放我回去……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……』

『嘿,你不要唬烂我了,今天早上我才看到你爸妈拖着大堆行李开车走了,应该要出远门吧…』原来…不只有我在偷窥,他同时也在偷窥观察我家里…

『你妈长得也不错…晚上穿着那几套性感清凉的透明睡衣,干!奶子真大。我常看她深夜睡前在客厅走来走去…偷偷看着她打手枪…妳们母女都一样,又美又骚…』他邪淫笑说着道.

『但我姊姊快要放学回家……她看不到我在家……她也会报警的……』

但这也没有把他吓倒,反而勾起了他对我姊姊的邪念。

『你姊姊……你是说你那个漂亮姐姐?!!我老早就想上她了,多得你提醒我,今次正好来个一箭双鵰,在我房子要退租搬家前,还能干这一票真不错……』

看到他嘴角的淫笑,我心头凉了一截。

『不!求你不要伤害我姊姊,你想要做什幺,就在我身上做吧,求你不要伤害我姊姊……』我着急地求他。

『嘿嘿……你现在算是求我上你嘛?放心,待我搞定你大小姐之后,一定会成全你的!』

『不!不要!』想到即将会发生在姊姊身上的悲惨遭遇,我不禁竭斯底里地狂叫起来。

『不要吵!』他猛地打了我几个耳光,但为了姊姊,我忍着痛楚大喊救命。

为了阻止我呼喊,他先把他的内裤塞进我的嘴里,然后找来两条毛巾。一条毛巾用来缚着我的口,使我无法把他的内裤吐出来,另一条毛巾,则缚着我的双脚。

他恐吓我不可乱动之后,便转身离开房间。我看到他背脊的裤头插了一杷水果刀……

我不停的挣扎,但我的手给缚得很紧,无论我如何的挣扎都没用。我花了很大的力气,终于可以坐了起来,从房里的挂墙大镜,我看到缚着双手的,原来是我的奶罩。

我移动身体,靠近窗台的云石边缘的一个锋利缺口,想把缚着双手的奶罩带割断,但材料太过坚韧了,我弄得满身汗水,都没有丝毫进展。

******

傍晚这时听到虚掩大门外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,虽然听不清楚内容,可是那个女的就是姊姊没错。

姊姊!危险啊!快快逃跑!不要跟那个男人搭讪!

我在心底里重覆叫喊,可是姊姊没有感应到,还给骗进屋子里。

『你妹妹就在那房间里,我帮你一起扶她回家吧!』

『真谢谢你了……』姊姊还未说完,便出现在睡房门口。她一看到我,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,而男人同时从背后抽出利刀架在姊姊粉颈上。

姊姊终于也难逃色魔的毒手,我闭上眼睛,不敢再看下去,但我没法掩着耳朵,整个晚上,耳畔不停传来姊姊痛苦的呻吟声。『啊~啊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』是我害了姐姐……

可以的话,我宁愿跟姊姊换个位置,他对姊姊成熟的肉体紧咬不放,把她姦淫了好几次…

后来…我们姐妹被其綑绑当成性奴隶,淩虐性侵还拍了许多不堪的淫照与影片,连续姦淫两天后…晚上他严词恐吓我们不得报警,否则将会散布我们姐妹的精彩自拍影片与裸照,与对我们家人不利,不久后他即举家搬空,从此消声匿迹…